喘息創新2/照顧失智父親10年 陳彩容談到這事紅了眼眶

喘息創新2/照顧失智父親10年 陳彩容談到這事紅了眼眶

去年11月時,陳彩容爸爸突發心衰竭、全身水腫,並直說「這一關可能難過了」,回想起當時緊張的心情,陳彩容不禁泛紅眼眶說,雖然爸爸常罵她、和她生氣,但聽到爸爸這樣說,心中真的難過。記者許正宏/攝影

🍉西瓜卡通

「10年前,爸爸確診失智症後,照顧到現在已有10年了。」76歲陳彩容說,爸爸今年100歲了,這些年來都是她及弟弟、妹妹負責照顧,同時還要照顧一百歲的媽媽,真的耗費心力。去年12月至今,陳彩容帶着爸爸參與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互助喘息換工服務,讓身心獲得紓解,現在每到週日爸爸很期待到家總互助喘息的地點上課,像是昨天上午6點就想出門上課,並有助失智病情控制。

每日限10套!鳥哲「燒鳥套餐」新登場 吃得到13款料理

陳彩容說,長照是個複雜的工作,失智更是不可逆的疾病,如照顧過程時,有一年夏天,爸爸突然變得不想洗澡,時間約持續一個月,那時真的受不了爸爸不洗澡的味道,只能每2天換1次衣服,當看爸爸精神不錯,就想辦法安排洗澡,照顧真的很不容易。

爸爸失智後,平時週一至五安排到機構、學校參加課程,但新冠疫情期間,無法外出外出上課,病情惡化快速。陳彩容說,那時爸爸在家常說,「爲什麼家中有兩個女生站在那裡?」其實這是爸爸已出現幻覺,一直希望週六、日沒有上課的日子,有地方可以帶着爸爸出門上課。去年9月失智症月,陳彩容在園遊會上接觸到家總的互助喘息,心想太棒了,終於有地方讓爸爸上課。

城市新農民 天道1983

但沒想到,11月時,爸爸突發心衰竭、全身水腫,緊急送到振興醫院,醫師給予1個月利尿劑治療,但說爸爸病情如果沒有好轉,家屬可能要有心理準備,當時被嚇到,真的開始準備後事,而爸爸當時也感覺自己的狀況,直說「這一關可能難過了」;回想起當時緊張的心情,陳彩容不禁泛紅眼眶說,雖然在家爸爸常罵她、和她生氣,但聽到爸爸這樣說,心中仍是充滿難過。

所幸,爸爸經治療1個月後,心衰竭病情穩定,並於12月開始參與互助喘息。陳彩容說,經互助喘息得到的休息時間,就到圖書館擔任志工,或到住家附近的公園放鬆,從事自己喜歡的事情,真的很感謝家總的安排。她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保持「順其自然、隨遇而安」的心情,纔有力量照顧爸、媽,讓他們離開人間前都能快快樂樂的生活。

前任男友密恋妈妈!女儿目睹「两人门口激吻」崩溃:还有吸田螺声

陳彩容說,經互助喘息得到的休息時間,就到圖書館擔任志工,或到住家附近的公園放鬆,從事自己喜歡的事情,真的很感謝家總的安排。記者許正宏/攝影

長時間照顧爸、媽的陳彩容(左),去年參加互助者喘息方案,每週日到日照中心擔任一天的照顧者志工,以照顧長輩,可以換取兩次的喘息時間,與其他照顧者一同互助。記者許正宏/攝影

陳彩容(右)帶着爸爸(左)參與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互助喘息換工服務,現在每到週日爸爸很期待到家總互助喘息的地點上課,每到中午吃飯時,她需協助爸爸拿筷子。記者許正宏/攝影

李克强谈香港疫情:中央政府会全力支持抗疫

怎麼了東東 小說
吾家小妻初养成

体操》李智凯巴库站并列鞍马金牌 巴黎奥运门票尚未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