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社論》獨厚綠友友 陳時中說清楚

中時社論》獨厚綠友友 陳時中說清楚

中時社論

撿漏 小說

近日國內疫情急遽升高,每日確診數超過萬例、醫院超載提高就醫門檻、孩童未施打疫苗,造成人心惶惶。尤其是防疫的器材都比國外貴,民衆難免質疑有人發國難財,真是情何以堪。

审查预算延宕游锡堃道歉了 喊话朝野政党「相忍为国」

打壓免費防疫用品

保罗纪录夜 湖人内讧抢戏

直到4月中旬疫情再度爆發之際,臺灣新冠快篩劑的市價仍高達每劑300元。不少先進國家提供免費快篩劑給急需民衆,一般市價也都遠低於臺灣,許多在40元左右。在這其中,政府理當主動積極爲民解憂。但即使民代多次反映價格太高,行政院和公平會卻對此毫無作爲,令人百思不解。陳時中部長還爲廠商的高價捍衛,說因臺灣市場小,無視於其他更小市場的更低售價。

日本拟9月提前开打二价疫苗 对象18岁以上民众

當疫情惡化到每日趨近萬例,預測未來可能高達1/3國人確診,必須以大量篩檢代替迅速就醫後,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纔開始徵用國內快篩劑,並在各方疾呼下控制價格爲每劑100元,採「實名制」限購。但在到處缺貨之下,大家才發現政府並未「超前部署」,必須由國外緊急採購1億劑應急。

然而,每劑快篩劑售價100元還是偏高。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個人申請進口歐盟檢驗合格的中國製劑1000萬劑,每劑只要55元,但衛福部又找理由阻擋。近日的發展,讓情況逐漸明朗。原來衛福部堅持的,是能讓防疫器材產生競爭、導致價格下降的作爲,它通通不要;因這才能維持對防疫器材的強烈需求和無法滿足供給,才能配合執政黨的需要。

可怜浪猫遭路杀装纸箱等火化 竟遭回收大婶鞭尸丢地上

這種配合黨政需求的作爲,其實在進口疫苗這件事早已顯現,以全球最高價保障那家和執政黨關係密切、但卻在無三期試驗、不該提供「緊急使用授權」的「高端」,能夠大量供貨、取得高額利潤之前,百般阻撓民間自購疫苗進口、免費拯救國人生命的努力;還以罰款打壓免費提供防疫抗菌液「水神」的旺旺集團。

XEVEXC

就在民衆都在藥房排隊、苦等購買快篩劑的當下,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忽然宣佈,覈准從韓國進口能減輕痛苦的「唾液快篩劑」;但首家申請進口的廠商,居然又是和高端關係密切的「福又達」公司,再次證明能否「超前部署」,都是由指揮中心和綠友友企業決定的;和執政黨無關係,相關申請案都受到延宕,但一遇到「福又達」,兩週就能快速通過審查。對照高端、福又達,以及其他民間進口商,陳時中口中的「廠商產品沒有分藍綠」,實在是低估國人智慧。

抹煞國人知的權利

陳時中公開強調「廠商產品沒有分藍綠」,這更加引發「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嫌,不妨請陳部長向社會大衆說明,哪家廠商是藍的、哪家產品又是綠的?陳時中就那麼分得清藍綠?按陳部長的說法,若因爲輿論質疑福又達與高端這兩家廠商是否有大發國難財之嫌,陳部長就要民衆「不要分藍綠」,那陳部長豈不是承認了福又達跟高端是綠的?如此一來,輿論大衆對福又達與高端的質疑,便難謂不合情理了。

指揮中心挾着抗疫的防疫特別條例,恣意揮霍預算及訂定防疫器材價格,絕非首次,疫情初始的口罩就已如此。醫療口罩原來量販價每個約1元,政府徵收販售給民衆的價格卻從9元開始,還要以實名制控管,在民衆抱怨下逐漸降到目前3元,社會成本遠超過價格本身。PCR核酸檢測更是全球最高價7000元,民衆怨聲載道後降爲5000元,到目前3000元。比國際高價的原因,說是我們「比較準」,但卻老被境外檢測出陽性。

台南生活美学馆设教保服务中心 营造艺术美学幼儿学习情境

防疫特別條例雖規定必要時,政府得徵用生產設備及原物料,但並未規定價格不得公開,因此價格結構及利潤歸屬是屬於國人「知的權利」,民代必須代表民意監督,以避免權力被濫用或變成政黨自肥。監察院也應高度關注,並在必要時介入調查。

疫情初始時,美國國會在紓困法案中就設置跨黨派監督委員會,但我國防疫條例中卻付之闕如,顯示在野黨也有失職之處;即使無力主導,至少應點出問題警惕政府。

如今,在野黨監督是聊備一格,連立法委員的調閱權都被封殺,媒體也幾乎被執政黨掌控,稍有異聲立即祭出警告。難道在疫情肆虐之下,政府說一不二,民衆連過問的權利都沒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