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式Moneyball(下):卡達與沙烏地的「乾爹爭霸戰」

阿拉伯式Moneyball(下):卡達與沙烏地的「乾爹爭霸戰」

紐卡索的東北球迷,在英超聯賽中以「忍受挫折」與「一生死忠」聞名。 圖/歐新社

【藝術生活】日本收藏家宮津大輔:他是上班族,他收藏草間彌生的作品

魔女玛莉不是魔女

▌前篇:〈阿拉伯式Moneyball(上):老子有錢?沙烏地的英超球隊收購案〉

▌前篇:〈阿拉伯式Moneyball(上):老子有錢?沙烏地的英超球隊收購案〉

林智坚台大学位遭撤 民众抱屈怒告教育部、王鸿薇结果出炉

除了讓「仇人」沙烏地阿拉伯投資受挫外,已握有豪門足球隊(巴黎聖日耳曼隊)、全端媒體(《beIN Sports》和《半島電視臺》)、世界級體育菁英中心(ASPIRE Academy)及2022年世界盃會內賽主辦權的卡達,何以如此急迫地想阻撓「喜鵲」紐卡索聯(Newcastle United FC)的轉賣交易?

且同是商業組織轉投資,已持有 Twitter、Tesla、Uber、迪士尼等事業股份的沙烏地阿拉伯公共投資基金(PIF),稍早更趁疫情之際,陸續斥資購入、持股其他同樣具有社會影響力的大型事業,如嘉年華遊輪、Live Nation、華納音樂等近30家大小公司,或是以旗下 Aramco 名義巨資贊助同爲職業運動的F1時,爲何卡達的反應卻不若此次激烈?

這與全球運動轉播金額最龐大的英超電視轉播權不無關係。

主審法官警告川普:不得公開討論案情、煽動暴力將下封口令

朴載範「中空裸身」合體IU 擺POSE突失控女神笑場

「跪求甩賣!」紐卡索球迷的無奈,在標語上真是一言難盡。 圖/路透社

NBA/老鷹墨瑞成熱門交易籌碼 今攻全隊最高29分展示身價

由卡達在幕後撐腰的體育電視網《beIN Sports》,目前持有英超賽事在中東及北非地區的轉播權。沙烏地方面,尚未持有能轉播比賽的大型跨國電視臺,但近年間一直讓旗下專營運動賽事直播的國家體育電視臺《KSA Sports》出來搶市。

吳欣盈投完票隨手比「一手勢」遭檢舉 北市選委會已調查受理

也有傳言指,沙國欲擴大規模自行創立國際媒體,這更被認爲是在卡達與親沙國家們徹底決裂後,沙國《beoutQ》在中東市場以「偷接訊號」方式小試水溫,直接挑戰《beIN》底線的主導方(法國國家法院曾認定此事與沙烏地政府沒有直接關係,但WTO官方在2020年6月中公佈的報告中,卻認爲沙國在中東地區「影像與媒體盜版」的推波助瀾確有出力)。

首投正妹「盖私章」 悔恨痛苦狂哭!网摇头:台湾未来没救了

就算沙烏地暫不建構媒體網路,將來也有機會跟在 AWS 上有過國家級合作的 Amazon,攜手搶食2021-22賽季後新一輪的英超轉播權大餅;加上沙系資金在英超已掌控一隊(由阿布杜拉王子持有的雪菲爾聯隊),親沙的阿聯也擁有另支球隊(曼城隊)及長期合作伙伴(兵工廠隊),日漸擴大的沙系勢力,對卡達而言猶如芒刺在背。

「星女郎」林允平口礼服泄超凶身材 一走上红毯裙子崩开了

畢竟比起英超聯盟需要《beIN》,《beIN》更需要轉播英超賽事,來維繫中東市場的訂閱客戶與媒體優勢。這樁喜鵲轉賣案不僅可能間接威脅卡達手頭上的轉播權,且因轉播權合約規範,《beIN》無法真正「禁播」任何一場賽事,光是在自己苦心經營的電視臺上看到這些「沙沙隊」出賽並贏得掌聲;或是死對頭的電視臺在中東地區放送比賽訊號,打破《beIN》與半島的市場壟斷,恐怕就讓卡達人馬們食不下咽、睡不好覺。

銀行搶大餅 推「保費神卡」

日圓貶有好處!朵茉麗蔻宣布調降售價 最高省700元

超前部屬的卡達,早就透過對《beIN》的鉅額投資,壟斷了中東北非地區的賽事轉播權。 圖/法新社

但如果卡達花大錢標下的球賽轉播,最後變成沙烏地宣揚國威的道具、甚至在本國養出了一批「沙烏地紐卡索球迷」,這微妙的苦澀讓卡達完全無法接受、吞不下去。 圖/美聯社

因此,喜鵲轉賣傳聞曝光後,卡達方面將自己「英超正式轉播夥伴」的角色發揮到了極致,不停內外插手理應完全無法曝光、且不受買賣雙方外任何勢力影響的轉賣過程。英超轉播權的戰場外,卡達也另闢小戰役,在義甲聯盟宣佈將於沙烏地舉行海外友誼賽之際,手持多達35國義甲賽事轉播權的《beIN》,同步暫停播放比賽,向義甲直接施壓。

总裁老公在上:宝贝你好甜 小说

沙烏地的反擊,則是着重在以違反法律爲由將《beIN》從自己國內查禁,並繼續透過PIF四處尋找能合作或投資的媒體目標,像是手刀收購了 BT Sport(英國電信體育臺,擁有部分英超賽事轉播權)的股份等;此外,沙國《KSA Sports》也悄悄地展開動作,在德國與正準備洽談續約的《beIN》槓上,意圖搶灘德甲賽事轉播權,似乎欲向世人大聲宣示「我們不僅能擊敗卡達,也能做得比他們更好」。

头痛20年 鼻中膈弯曲作祟

但在轉賣案上,即使沙烏地小心保持 PIF 與自家政府之間「支持但非直屬」的微妙距離,避免觸犯英超內規,還在 WTO 報告後向盜版「宣戰」,先成立IP保護部門,掃蕩封鎖了至少231個盜版轉播網站;但PIF本身就是國家主權基金,對沙烏地未來可能扮演藏鏡人,「指示」盜版轉播比賽的顧慮在所難免,且 PIF 明顯無法滿足英超聯盟官方希望連同紹德王室少主、同時也是實際操盤者,但在國際上因人權、貪污、賄賂等問題而污名點點的沙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一起身家調查的要求。

於是,延滯了4個月後,無法再忍受英超聯盟官方「不通過也不拒絕」刻意拖臺錢策略的PIF,便在7月底單方面發出聲明,宣佈放棄收購喜鵲。

從卡達的立場來說,多年前處心積慮先搶下英超轉播權,而非直接購入英超球隊,可能也與上述英超聯盟對經營層的審查有關。畢竟要論人權、賄賂及其他檯面上下的種種劣跡,卡達政府高層可不遑多讓;與其同樣不得其門而入,倒不如轉攻其他窗口,或是同步加強在其他聯賽的投資等。卡達與沙烏地之間不同的操作策略,也輾轉造成了這個夏天「喜鵲事件」的初步結果。

先前義大利超級盃在沙烏地舉行,就已經引起一波中東體壇暗戰。圖爲高舉國王、太子肖像的沙烏地尤文圖斯球迷。 圖/美聯社

收購失敗後,比「本土摳爸」香的「外國糖爹」是否捲土重來?這樁理應單純的球隊轉手交易(賣家想賣,買家也早已備妥資金)失敗後,因傳言受到其他英超豪門球隊阻力、乃至於卡達方面施加的壓力而刻意拉長談判節奏,成爲衆矢之的英超聯盟,承受了史達芙莉、球迷組織及許多英國媒體的直接質疑。

更甚者,英格蘭東北地區因這樁上億的投資案及隨之而來更多的就業機會、潛在商機等落空,而遭受疫情外的又一損失,讓沙烏地宣告放棄收購聲明後一週內,超過40位、涵蓋大半英格蘭東北及西北選區的跨黨派國會議員,都自願或受選民所託,甚至連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都連署附議,上函要求英國政府及英超官方提出「此案現況,及對於轉賣失敗的獨立調查」正式報告。

不過,撇開卡達與其他球隊的壓力因素不提,英超聯盟真的有可能一直拒絕沙烏地大金主嗎?即使卡達的《beIN》每年提供了近半轉播權利金,但若沙烏地方面捲土重來,成功入主喜鵲或其他英超球隊,《beIN》在媒體面上與「沙沙隊」間無法有效合作,那與沙烏地之間關係先打好,讓沙方培養的媒體於日後進場,或乾脆將沙系國家和卡達的轉播權拆開販賣,也是英超聯盟能接受的B計劃跟C計劃。

罗友伦上将天母故居 沦废墟

再退一萬步想,卡達日後如果爲了鞏固現有轉播權,在轉播合約到期後,宣佈撒錢大賽開始,把權利金金額報得更高試圖嚇退對手,或甚至花費更多資源來「競標」在購買球隊或投資聯盟上,對即使深受旗下豪門球隊話語霸權所掌控,但仍想獲得更多資源來分配給其他中小球隊的英超聯盟來說,也肯定不是壞事。

海外看世界》中国不必介意美国提出的竞争(伍国)

资深玉女涉诈欺遭通缉15年逃去哪?周游回应了

原本紐卡索地方社羣,還期待沙烏地的油元入主,能在地方大興土木、刺激東北的地方建設。圖爲紐卡索的地標——裝置藝術作品「北方天使」。 圖/路透社

相較於英格蘭西北有曼聯、曼城、利物浦等豪門球隊,東北的紐卡索在這次收購失敗後,也顯得頗爲沮喪。 圖/路透社

不当党产撤诉被驳回 中华救助总会:法院判决违法谬误

對主角沙烏地阿拉伯而言,現在反而是引人尋味的「進可攻退可守」狀態。在嘗試入主曼徹斯特聯隊未果、初步試圖買下喜鵲也沒成功後,可說真正摸清了英超聯盟的底線,甚至有這一切都只是沙烏地爲了繞開英超官方緊抓經營者身分不明小辮子,而迂迴尋求更多輿論支持的戰術之雲(PIF僅「發表聲明」放棄購買,但實際上仍未向英超聯盟撤下提案)。

未來若要繼續施壓此次轉賣,或是數年後佈置更精準的戰術重新再來,都可望更有把握。再者,沙烏地政府與英國政府之間是軍事盟友關係,有着密切軍購及投資往來,以此爲側翼要挾,甚至輾轉打擊卡達與英國間的政府關係,或許是可預見的後續幾步棋。

對於一般球迷來說,一週一場90分鐘長的足球比賽,往往是短暫放鬆「逃離」現實生活的寄託,恐怕沒人會想因此捲入複雜的中東國際政治議題。而在球員續約、球隊補強等季後事項都遭嚴重延宕,「慶祝球隊轉賣用的啤酒都過期了」恐怕只是這次轉賣案失敗後,飽受過程等待精神折磨(takeover fatigue)的喜鵲球迷,用以掩飾失望的自我調侃詞。

在這段風波的註腳下,目前明顯的輸家:喜鵲球隊和球迷,英格蘭東北及史達芙莉。直至現在,買方賣方仍在進行連署提案等後續動作,試圖爲這樁看似失敗的轉賣案重注生命。而現階段的贏家卡達,能否真正笑到最後,一切還待時間證明。

對於一般球迷來說,一週一場90分鐘長的足球比賽,往往是短暫放鬆「逃離」現實生活的寄託,恐怕沒人會想因此捲入複雜的中東國際政治議題。 圖/路透社

处男禁参加舞会!台大学生会选举提超扯政见 校方要罚了

影》黄健庭案风波后 蔡英文赴陆军步兵训练指挥部